简体中文 繁体中文
慈云法雨

戒场随笔

来源: 宽彬法师的空间    作者: 宽彬法师    日期: 2011-09-27    浏览: 2317

本不想动笔,但看到其他法师写的“参学随笔”就有些心动了,我也来晒晒自己假期里参加传戒法会的故事。

在杭州参加完讲经交流会后于当日下午赶火车于从宁波上次的佛学院学生会合。此次暑假奉省佛协会大和尚命回我的故乡古都西安帮忙传戒。到了戒场已经是农历十九下午4点多了,学生们忙着签到、报名,而我被丢在一边无人搭理,心里很奇怪这个道场是怎么接待人的?一直到晚上7点多才看见开堂大师父领着一大群人出来,她见到我就说了句“去开引礼会”,我也就懵懵懂懂的跟着到斋堂开会了。大师父和三师父09年在慈云传戒时就认识我了,大概相对比较熟悉吧,可是其他引礼师父都没有见过面哦,其中还有一位年龄非常大的(大概有五、六十岁)老师父也在座,我很纳闷的是这么大年龄怎么还当引礼?最后经介绍才知道老师父和五师父、六师父、十二师父都是外省人。

按理说自己出家十六年、受戒也十五年了,算是比较大的戒腊了,可外省几位师父更厉害,都是老参、上座,不得不佩服。安排好次序(我是第十一引礼师父),大家才各回寮房,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头脑都是晕的,晚上没有怎么睡好。第二天就正式洒净封坛了,课我好像跟大家都还是不是很熟悉,只有能和大师父说上话。这种状况直到分班才告一段落,因为接下来有很多任务要我们引礼师父互相配合,而大家也都知道我是本地人,所以有些事情还需要我去和当家师沟通。再者很多年龄大的戒子听不懂外省口音,我又得充当翻译,还好没有什么乱子。

大家互相合作了几天,我才开始逐渐了解我们的陪堂二师父(前面说的那位老师父),老和尚近十几年来一直致力于弘传戒法、开如法的戒场,她老人家戒腊已有45,年龄也已68,她从不自持年高腊长而瞧不起轻视我们这些晚辈,相反她处处以身作则,每件事情都是做在最前,而且她为人非常谦虚,双方有不同的唱念或威仪方面的地方,她都会耐心学习,比戒子们都学的仔细。虽已年近七旬,但精神比我们年轻人还好,我常对老和尚说:师父您50岁,我60岁,我是方便戒(59岁以上即为方便戒)。的确在她老人家身上根本看不出她的实际年龄,有些戒子比她还小,但已老态龙钟,可是老和尚却精神抖擞、神采奕奕,每天陪着戒子起床最早,休息最晚。按理几位外省的师父们应该生活在物质非常富裕的地方,也应该个个都是娇生惯养的,但她们却无形中为我在做示范,我突然想起《楞严经》里的一句话“将此身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这句话用在她们身上真的是非常贴切。

老和尚身教胜过言教,早晨当我想偷懒的时候就想起她老人家已经起床洗漱完毕,就赶紧起身去上殿。她老人家不但是按时上殿、参加法事活动,就连殿堂的布置、迎请所需用的桌椅、庄严等她都自己动手,有时我都感觉到疲倦而她每次都亲力亲为,真让我这个年轻的晚辈汗颜。所以我也跟着老和尚,尽自己的能力多干活,发心帮忙把传戒法会办圆满。老和尚严持戒律坚持几十年过午,不残宿食等等,虽然持戒非常严谨可是却又很圆融,一言一行、举手投足、音容笑貌,都透出一位修道人的风范,她散发出的人格魅力完全摄受了我,就像一道光芒一样射入我的心扉。看着老和尚睿智、慈悲、安祥的双眼,无论如何我也不敢懈怠放逸。


此次传戒法会能遇到老和尚是自己出家以来所修的一点儿福报,亲近老和尚使我受益匪浅,她就是我的大善知识,惟愿惭愧的我以后有机会再次亲近她,跟随她一起学习戒律并协助老和尚一起弘传戒法,开办如法戒场。